“嘖……怎麽又是在這該死的空間”  輕柔的聲音過後,四下一片寂靜。空間站内一個人也沒有。黑洞演算裝置依著該有的規律旋轉著,面對著旅者創造的這個世界,你無法選擇憎恨,因爲連最基本的憎恨對象也毫不存在...


“哈…永續器已經……重連了啊”


宇宙空間站

—— 時間煉獄 - 40小時前 ——


“平行宇宙是一個理論上的無限個或有限個可能的宇宙的集合,包括了一切存在和可能存在的事物:所有的空間、時間、物質、能量以及描述它們的物理定律和物理常數。多元宇宙所包含的各個宇宙被稱為「平行世界」,你們接下來要前往的地方將會是一個時間煉獄……” 李芷晴的瞬間停頓,讓整個房間變得死一般的寂靜,但不一會兒,李芷晴又瞬間打破了這冷冰冰的瞬間 “……因此爲了保護你們這些傭兵的性命,你們將會和我進行永續連接,期間每個人將會與我共享意識,共享數據。所以,各位還有疑問嗎?” 


“……” 整個房間内聽不到半點聲音,這氛圍夾雜了恐懼,興奮,激動又或者那弱小而又無助的禱告。


“很好,5分鐘后開始永續連接,所有人做好準備” 説完,李芷晴就激活了後腦勺的神經裝置:永續器。這是一個連接已通過程式連接的序列器,在這一個區塊鏈内,將會形成一個内部去中心化系統。只有所有人同一時間腦死,否則永續器可以無限復活區塊鏈内的所有生命體。


—— 時間煉獄 - 15小時前 ——


(激烈的槍戰聲響徹雲霄)


“警告 - 永續器因受空間波動,量子糾纏發生平行悖論,無法穩定連接!警告 - 永……” 


“煩死了,我知道了,不要吵了” 勞倫斯强制將警告功能關閉之後,一隻手時時刻刻準備按下手中武器的扳機,另一隻手握住槍的彈夾意圖增强穩定性。勞倫斯偷偷的往外瞄一眼,可就在那一瞬間,她的耳邊響起巨大的聲響。一個眨眼的功夫,她看見了自己的身體,視綫也逐漸被紅色所覆蓋……


—— 時間煉獄 - 現在 ——


“哈…永續器已經……重連了啊” 勞倫斯還在驚訝剛剛自己死亡的瞬間,但同時她也在閉眼冥想,似乎還沒有習慣這種時間回溯的反胃感。


永續器,人工智能的產物,從設計圖到測試再到開發,最後投入批量化生產,全程都由工程型數據模型的人工智能處理。是一個戰術性軍用設備,常用於跨世界生命保障系統裏。雖説可以保命,但在復活的那個瞬間,會產生强烈的排斥反應。畢竟原理上來説,是搶奪另一個平行世界裏的自己,並强制霸占。因此一旦使用過一次永續器,則永續器必須一直植入在擁有者身上,只要這個不被拆除,就可以達到真正意義上的永生。


“呵……時間煉獄…嗎” 


—— 主世界 - 同時 ——


“Xenro,世界模擬情況如何了?18區碎塊已經恢復至幾層了?”  李芷晴在永續連接中醒來,並詢問 Xenro。Xenro 是一個搭載過億數據模型的人工智能,已經能夠通過基礎的數據模型來演算未來,其龐大的能量是需要一個太陽般大的戴森球才可以負荷的。


“已發現 4 個階段的碎塊,前 3 個階段的碎塊分別是,1%,11%以及19%的探索度。但第 4 階段有很强的平行波動因素干擾,無法得知相關數據” Xenro 的説辭聽著根本就不像一個人工智能,可以説比真人還要像真人。


“總好過沒有進展,你説是吧,Xenro”


—— 時間煉獄 - 同時 ——


“真的是,這一次平行世界的我,已經徹徹底底的變成生物機械了啊……”


“勞倫斯!你能即刻連綫 1 號空間嗎?另一個你,失去通訊了…”